当前位置: 新葡萄京官网 > 拍卖中心 > 正文

秦岭地区第叁回打通出土开始时代今世人化石,

时间:2019-12-09 17:17来源:拍卖中心
在纽约日前举行的一场拍卖会上,一副几乎完整的巨型暴龙化石,最终以105万美元成交。但蒙古国政府表示,这副骨架化石很可能是本国国宝,一旦确定,必须要将其夺回。 遗址文化遗

在纽约日前举行的一场拍卖会上,一副几乎完整的巨型暴龙化石,最终以105万美元成交。但蒙古国政府表示,这副骨架化石很可能是本国国宝,一旦确定,必须要将其夺回。

遗址文化遗存距今10万—1.5万年

“我们把这个洞穴用现代光释光等两种方法进行了测年,有人类制造的石器和动物化石的最深的层位,一种方法测得是大于10万年或10万年左右,另一种方法测得大概是在7万年左右。不管怎么说,人类最早期占据这个洞穴的时间不会晚于七八万年前。而上面的层位测量数据显示,大概年代在1.5万年左右。也就说,从七八万年前一直到1.5万年前,人类是在洞穴里面长期生活的。从七八万年前到1万年前,是现代人起源非常关键的时期。现代人的起源和发展,就是在这个阶段完成的。我们发现的早期现代人类牙齿化石,也刚好处于这个关键时期。按照西方主流学术观点,若是从非洲走出的人类来取代了当地人,在这个时期他们应该是带着更先进的石器工具过来。但这次考古发掘发现,与现代人牙齿化石伴生的,仍然是我国北方长期以来从早更新世一两百万年以来一直流行的老一套技术体系的东西。这正好给‘多中心起源说’提供了一个很明确的证据指向。”

图片 1

王社江研究员表示,疥疙洞遗址是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遗址中罕见的、保留了距今10万—1.5万年期间人类化石和丰富文化遗存的洞穴遗址,具有十分重大的学术意义。这个遗址发现的人类化石具有典型的早期现代人特征,是中国南北过渡地带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的早期现代人化石,为研究秦岭地区晚更新世晚期的人类体质特征、现代人在中国境内的扩散与时空分布提供了十分关键的材料。

学术意义——

洞穴发掘出土石制品1500余件,类型包括石锤、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构成了石器生产和使用的不同环节。动物化石及烧骨8000余件,初步鉴定有鹿、麂、牛、剑齿象、犀、野猪、大熊猫、熊、狼、黄鼬、豪猪等20余种。

王社江表示:“这次发现的现代人化石,是整个秦岭中西部,也就是从豫西山地到秦岭起源地再到青藏高原东沿这整个区域里,第一次发现的现代人化石。共生关系清晰的早期现代人化石和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系统的石器,显示其制作和使用者应是生活在疥疙洞附近的早期现代人。而小石片石器工业是华北地区自旧石器时代早期以来长期流行的、由中国本土直立人创造的石器工业,从直立人阶段到早期现代人阶段,中国石器的类型和制作技术并未发生明显的转变,这充分表明该地区的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老的人群。因此,这一发现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人群的假说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为早期现代人演化提供考古依据

遗址地层堆积厚约1.6米,可划分为13层,其中第3-10层为旧石器时代文化层。根据地层关系、堆积特点及初步的光释光测年结果,古人类利用疥疙洞的过程可划分为三个时段:

12月5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公布了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的重要考古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及共生的小石片工业类型石器,这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假说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第一期遗存为第10-9层,石制品数量较少,原料以石英砾石为主,工具多见以石片为毛坯生产的小型刮削器。动物化石多为碎骨,少量为牙齿化石,以鹿科、牛科动物较常见。该时段人类仅偶尔在洞穴活动,绝对年代为距今约10万年或更早。

在27平方米的发掘面积中,发现人类活动面、石器加工点、火塘等遗迹,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

发掘现场——

抢救性考古发掘 发现化石、石器万余件

给“多中心起源说”提供很明确的证据指向

负责本次考古发掘的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王社江介绍,遗址地层堆积厚约1.6米,可划分为13层。根据地层关系、堆积特点及光释光测年结果,确定古人类利用疥疙洞的过程可划分为3个时段,绝对年代为距今约10万年或更早。

图片来源: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疥疙洞穴遗址位于梁山余脉、汉江右岸第三级阶地上,龙岗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西北约3公里处。2018—2019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单位对洞穴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图片来源: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洞穴中与早期现代人化石伴生出土的小石片,是华北地区自旧石器时代早期以来长期流行的、由中国本土直立人创造的石器工业,从直立人阶段到早期现代人阶段,中国石器的类型和制作技术并未发展明显的转变,这充分表明该地区的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老的人群。因此,这一发现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可能演化自本土古人群的假说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此外大量的动物化石的发现,可以帮助我们了解那个时代的自然地理环境背景。我们发现的有些动物已经绝灭了,但还有很多是现生动物种类。这些动物和人类伴生,动物是人类狩猎采集的目标,同时也可能和人类争夺资源,从考古发掘中可以看到人和动物的这种互动关系。这一方面可以帮助我们研究当时人类所处的环境和生存条件,也可以为研究动物和自然环境的变化提供更多的信息。”

第二期遗存为第8-6层,出土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1400余件,遗物分布较密集。其中石制品600余件,原料以石英砾石为主,其次为石英岩和凝灰岩砾石;类型包括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工具多见以石片为毛坯的小型刮削器,其次为尖状器;属于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动物化石多见碎骨,牙齿化石亦较多见,主要为鹿科和牛科动物。该时段是人类在洞穴活动频繁的时期,绝对年代为距今约7万~5万年。

中国及东亚地区的早期现代人到底是演化自本土古人群,还是自非洲迁徙而来?

12月5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陕西南郑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的重要考古发现:秦岭地区首次发掘出土早期现代人化石及共生的小石片工业类型石器,这为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早期现代人演化自本土古人群假说提供了重要的考古学证据。

据介绍,人类活动面位于第4层以下,具有明显的踩踏面。人类活动面上的遗迹和遗物分布较有规律,其中石制品集中发现于洞口区域,有原地加工石器的石器加工点,显示出洞口区域曾作为石器加工的场所;火塘发现于洞口东侧,其旁有较多烧骨和石制品,应是人类日常生活、取暖和消费的区域;动物化石多集中分布于洞内近洞壁处和洞口石柱下方的低矮处,这些区域应是人类堆弃消费品的区域。第5层下亦见有1处火塘,位于洞口处,以火塘为中心分布于较多的石制品、动物化石和烧骨。

原生地层中出土2枚早期现代人牙齿化石,分别发现于第4层和第3层。另在早年被人工搬运至洞外的、含石制品和动物化石的堆积中筛洗发现人类牙齿4枚、头骨残块3块,这些筛洗出土的人类遗骸石化程度多与原生地层中出土的人类化石相当。

原标题:秦岭地区首次发掘早期现代人化石 距今约3万~1.5万年 来源:华商报

王社江表示,疥疙洞遗址是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遗址中罕见的、保留了距今10万-1.5万年期间人类化石和丰富文化遗存的洞穴遗址,具有十分重大的学术意义。

据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王社江研究员介绍,该洞穴遗址位于梁山余脉、汉江右岸第三级阶地上,龙岗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西北约3公里处。2018~2019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和南郑区龙岗寺遗址管理委员会办公室联合组队对该洞穴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人类活动——

“学术界普遍认为,世界上的人类都起源于非洲,第一批人类从非洲走出的时间是180万年前,逐渐分布到世界各地。但关于现代人的起源,国际学术界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现代人类大概是在20万年前左右从非洲起源,10万年前开始走出非洲,七八万年前大规模走出,一拨向北扩散,另外一拨沿着阿拉伯半岛向东到印巴次大陆,然后向外继续扩散。扩散的过程中,这种现代人带着先进的文化和石器加工技术,具有更强的适应性,取代了各地第一批从非洲走出来的直立人的后裔,这是西方主流的一个学术观点。而我国很多学者认为,现代人类应该是‘多中心起源’。这种观点认为,早期从非洲走出来的直立人的后裔一直在各地演化,演化过程中可能吸收了一些后期从非洲走出来的人类的基因。”

洞穴曾被人类作为居址长期利用,发现多块牙齿和头骨残块化石

动物化石及烧骨8000余件,大多为碎骨,牙齿化石亦较丰富。初步鉴定有鹿、麂、牛、剑齿象、犀、野猪、大熊猫、熊、狼、最后斑鬣狗、黄鼬、豪猪等20余种,其中鹿科和牛科动物占绝大多数,属于晚更新世“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

图片来源: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图片来源: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在27平方米的发掘面积中,发现人类活动面、石器加工点、火塘等遗迹,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

该时段是人类活动的繁盛期,洞穴被人类作为居址长期利用,绝对年代为距今约3万-1.5万年。

第三期遗存为第5-3层,发现人类活动面1处、石器加工点3处、火塘2处;出土人类化石、石制品、烧骨、动物化石等遗物万余件,遗物分布十分密集。

图片 2

27平方米发掘面积中发现人类化石等遗物万余件

文|华商报 马虎振

石制品1500余件。原料以石英砾石为主,其次为石英岩和凝灰岩砾石。类型包括石锤、石核、石片、工具、断块和片屑,构成了石器生产和使用的不同环节。工具大多以石片为毛坯,多为中小型刮削器,存在少量尖状器,偶见个体较大的重型刮削器。主体属于华北小石片石器工业。

编辑:拍卖中心 本文来源:秦岭地区第叁回打通出土开始时代今世人化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