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葡萄京官网 > 拍卖中心 > 正文

明朝公约文书辨伪八法,作旧老照片

时间:2019-11-14 18:57来源:拍卖中心
随着收藏热的兴起,古玩市场上真品日渐稀少。书画收藏一直占据收藏界的首要位置,古书画的真伪辨别对于普通收藏爱好者来说绝对是一项挑战。 随着老照片走俏,藏品市场开始出现

图片 1

随着收藏热的兴起,古玩市场上真品日渐稀少。书画收藏一直占据收藏界的首要位置,古书画的真伪辨别对于普通收藏爱好者来说绝对是一项挑战。

随着老照片走俏,藏品市场开始出现一些赝品老照片。不过根据古玩市场已见的老照片伪品来分析,目前作伪手段还不算高明。市场上出现的老照片伪品还不难识别,常见的主要有: 印刷品作旧:作伪者将精致的印刷品作旧,放入镜框中或装成册页出售。这类伪品多用明信片来加工,比较容易辨别,用放大镜仔细观察就可辨认。 翻拍后再作旧:将原作品和印刷品翻拍后再作旧,冒充老照片出售,有些伪品还特意用旧相纸洗印。照片作旧方法有用茶水浸泡、用化学方法调成棕色以及采用定影不足等手段来模仿旧照片的样色。 但具备摄影暗房知识的人可以从中看出破绽。真品老照片泛黄,是因为年代久远、日晒光照的结果,其正反面为自然泛黄。而伪品的黄色是采用药水浸泡和人工涂刷的,有渍斑,不均匀。 用彩色胶片翻拍老照片原作:翻拍后再用彩色纸洗印,得出与原作一样的色调与形态。一些资深作伪者还将彩色纸另裱在一张老旧硬卡上冒充原作出售。用这种方法作伪,如不细辨,有时会使人上当,辨别方法可看照片上的旧划痕。老照片上有微小的划痕,在放大镜下可以看到深浅不一、方向不规则的细小划痕、折痕或裂纹。伪品尽管做旧发黄,但照片上无痕无纹。 用当年的底片重新印制:印制后再进行做旧处理。此类照片本身技术含量较高,虽是伪品,其实也具有一定收藏价值,只不过不是当年原物,在价值上已大打折扣,且重新印制照片的相纸尽管已做旧,但总留有痕迹可以辨别。真正的老照片自然用老相纸,如果1900年拍摄照片,使用的却是1990年出产的相纸,那当然属于伪品。

20世纪以来,史学研究视角下移,利用民间历史文献成为潮流。明清契约文书对于研究乡村社会组织、地权结构、赋役制度、民众生计、宗教信仰等极具史料价值,故而备受学界青睐。随着学术研究价值的提升和市场购买量的增多,原本价格低廉的契约文书,近些年来价格一路攀升,许多明代晚期的地契单张超过了千元,而一些稀有品种则价格更高。利之所至,作伪随之而来。近几年,我们在安徽、云南、江西、福建、浙江、陕西、山西、山东、河北、北京等地都曾发现契约文书的现代伪品,其中以山西和安徽两地作伪现象最为严重。这些伪品辗转于商贩之手,流散于古物市场、古玩交流会之中,充斥于各大收藏网和旧书网,甚至已经跨越海峡,流播到了台湾。一些伪品已被收藏者、博物馆、档案馆、图书馆以及高校等个人或公私单位所收藏。

白丽霞在我市经营书画已10多年,买卖名人字画是她的主要经营项目,买到什么样的作品对她来说非常重要。如果因为自己买到了假画,而假画又从自己的画廊里流出去,那对于她的信誉和生意都是最大的损失。所以,为了自己的声誉,为了顾客的利益,练就一双火眼金睛识别字画是否是伪造、作旧就成了必然。

编辑:admin

相当数量的现代伪品夹杂在大量的古文书之中,如何准确辨识,去伪存真,应是明清契约文书搜集、整理与研究中头等重要的大事。然而,相关的学术研究却几乎处于空白状态[1]。明清契约文书的辨伪缺乏科学系统的研究和可供具体操作的方法,辨伪成为契约文书整理与研究最薄弱的环节。鉴于此,笔者在借鉴传统书画、敦煌文献以及明清档案等辨伪方法的基础上,依据明清契约文书的特质,结合自己积累的辨伪经验,总结出辨伪八法:验纸张、观墨色、辨字体、鉴笔迹、核印信、识形制、考内容、查来源。以期对契约文书的辨伪提供一点参考。

识别书画是否作伪首先要知道书画作伪的手段。作品的笔法画工如何?给现代人的直观感觉如何?这些都需要在绢、纸上表现,所以绢、纸对字画鉴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用古代的纸绢仿作古代名家作品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了,所以想要买家相信假画是真的古画,纸绢就不能露出马脚,结果就是把纸绢在颜色上作旧、画面上做上污点、整体制作出残损。白丽霞介绍。为了制作出字画经过时间流逝所呈现出泛黄的颜色,烟薰、日晒和用烟叶、茶叶、酱油煮汁后直接染色是作伪者的首选之举。古代纸绢的旧色直观感觉是自然、平和,看起来颜色匀透、纹理清晰。新做出来的旧色看上去颜色不均,纸绢面也不工整,而且字面容易起毛。古代纸的颜色一般是褐色、黄褐色或土灰色;绢的颜色一般是深棕色、棕黄色。而现代作旧的颜色乍一看没什么问题,细看其中带有黄绿色。

一、验纸张

字画经过几十年、上百年悬挂、收藏,会有一些灰土、烟气等。作伪的纸绢上面最多的是刺鼻的颜料气味及胶水味、墨汁味。古代字画字迹与纸面早已合二为一,如画上有油迹,看上去也有干枯感,表面光滑略有泛白,油迹处纸绢发硬,在阳光下照射给人的感觉是透光度好。即使某些纸的厚薄有差异,透光度有所不同,但纸帘的感觉是自然的,表面尘土比较容易掉去。作伪的字画上字迹、油迹看上去有湿润感,色深印新,字迹与纸面感觉比较游离,表面尘土不易掸去。因为染色不均及揉擦纸,透光度差,纸帘也模糊不清。

明清契约文书一般为纸本文献,故作伪往往从纸张开始,因此辨伪亦当从此处入手。作伪者最常用的手法是新纸作旧,即通过染色、烟熏、雨淋或其他现代物理、化学手段将新纸伪造成旧纸。由于时间浅近,碳十四的检测无法发挥作用。不过,根据契约文书纸张的特点,进而了解新纸作旧的手法。辨伪之道,大致可采用观色、闻味、听声三法。

古代字画上面的笔墨、印章如果用清水擦拭,颜色基本不会发生改变,绢纸经过水洗颜色也不会发生改变,只会越来越清晰。但是作伪的纸张经过清水擦拭,颜色肯定会脱落,假绢纸经过水洗,颜色明显变浅且不均。

观色在纸张的辨伪中尤为关键。明清契约文书历经百年或数百年,纸张老化,色泽自然陈旧,正反面颜色均匀,表面光滑匀静;作旧的新纸,旧色浮于表面,带有火气,正反面和表里颜色不均,纸面带有细毛。由于作伪者在刷染纸张时,经常重正面轻背面,故而辨伪时更应注意纸背颜色的变化。若作伪者水平略高,肉眼无法轻易辨别纸张颜色的浓淡,此时可利用照相机进行拍摄,在光的反射下,所摄图片中纸张的颜色对比更加明显,作伪的破绽通常清晰可见。

为了制作出古字画的沧桑感,制造残损是主要手法之一。如果是历经时间改变所造成的纸绢损伤,纸绢缺角或裂口的断层面大都光洁利索,即使是工具造成的撕裂,经过时间的磨合,表面也会变得光滑,就算有毛茬也短少。年代更加久远的,稍碰裂口可能还会出现粉碎。人为制造的破损纸张、纸绢,破损的断层表面会比较毛,就算是用刀具造成的撕裂毛茬也会比较明显。

闻味的鉴别方法即通过嗅觉以区分气味,从而辨别纸张的真伪。真正的契约文书纸张常带有日灰气、烟气,而新作旧色的纸张时常会有一种刺鼻的染料气味或胶气。气味的差异是辨别纸张真伪的一个重要参考。

此外,还可以利用听声的方法辨别纸张的真伪。古文书纸张多为手工制作,质地较柔软,抖动时声音发沉;造假文书则多用机器纸,成本低廉,纸张较硬,抖动声音发脆。古纸因年代久远,纤维组织多遭破坏,因此撕破时无声响,且裂口不成线;作假纸张因是新纸,撕之有声响,且裂口呈线条状[2]。

有一件刑部执照,落款光绪四年三月初二日(图1)[3]。该件文书表面看来,纸张褶皱,色泽陈旧。然而,仔细查验发现,其纸张颜色并不均匀,正面中间部分颜色发黄,而四周颜色却泛白。观察相机拍摄的图片,正反面色差对比则更为明显(图2)。贴近一闻,散发出一种刺鼻的酸味。用手触摸纸张,则黄色处较硬,当为化学颜料刷染所致。撕裂一角,断裂处呈白色,纤维韧性较强,为机器新造宣纸。虽然作伪者花费了不少心思,经过了染色、揉搓、作残破等多道手续的处理,但依然留有很多破绽,我们仅靠查验纸张便可断定为现代伪品。另外,这件刑部执照其他方面亦存在问题,待下文再述。

图1 光绪四年洛南县席克温捐纳刑部执照正面

(伪品)

图2 光绪四年洛南县席克温捐纳刑部执照反面

(伪品)

123456

编辑:拍卖中心 本文来源:明朝公约文书辨伪八法,作旧老照片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