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葡萄京官网 > 戏曲栏目 > 正文

长宁沪剧在吟唱,长宁沪剧团再也打响群青文化

时间:2019-11-21 20:48来源:戏曲栏目
看甜糯沪剧如何写春秋 时间:2016年01月1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悦长宁沪剧团原创新戏《赵一曼》晋京演出 沪剧《赵一曼》剧照 “未惜头颅献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 ,

看甜糯沪剧如何写春秋

时间:2016年01月1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悦长宁沪剧团原创新戏《赵一曼》晋京演出图片 1沪剧《赵一曼》剧照

  “未惜头颅献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 , 31岁的赵一曼国难当头赴国难,在白山黑水中献出忠魂,其在《滨江述怀》中写就的这一句诗深深地震撼着长宁沪剧团团长陈甦萍的心。自小有着英雄情结的她, 8年前看到一份介绍抗联烈士赵一曼事迹的材料十分感动,心里就怀揣一个强烈的愿望,要在合适的时间把这位女英雄光辉感人的形象搬上沪剧舞台。此番,陈甦萍终于带领剧团创排出这样一部热血写春秋的沪剧大戏《赵一曼》 。

  《赵一曼》 2015年2月在沪首演,赢得了观众的喝彩,随后被文化部定为上海地区仅有的两台入选的优秀剧目之一进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优秀剧目在全国巡演,先后赴宜宾、宁波、杭州、太仓、常州等地演出, 2015年12月底则以一场精彩的晋京演出为全国巡演完满收官。“虽然是区级小剧团却勇于做大题目,更有大气魄,大格局。 ”“在戏曲的传承创新仍困惑重重之时,沪剧总以承前启后的姿态,给人惊喜和鼓舞。 ”在晋京演出后的研讨会上,京沪两地多位文艺评论家和戏曲表演艺术家都给予这部剧较高的评价。

    沪剧的“红剧”传统

  沪剧这个上海本土文化特色的地方剧种,富有浓郁的江南水乡的生活气息,擅长演绎现代生活,艺术曲调委婉,“甜、糯、柔、润”的独特唱腔正是其最大特点,也是深受上海老百姓喜爱的原因所在。而用这样柔美的沪语唱腔去塑造东北抗联女英雄和战火纷飞的战斗戏,确有一定的难度。怎样把英雄的形象搬上沪剧舞台?这是陈甦萍和沪剧《赵一曼》剧组在酝酿筹划这部戏之初就在反复探讨的课题。陈甦萍说,“我们为什么不怕,正是因为沪剧善于反映现代生活,在题材突破上有不少成功的经验。我们产生过像《芦荡火种》这样的好戏,心里有底,这部《赵一曼》关键是要以全新的视角和理念,塑造一个光辉、生动且独特鲜活的舞台新形象。 ”

  沪剧虽然以旗袍西装戏见长,但其实有着深厚的“红剧”传统。沪剧《芦荡火种》 ,即是后来声名显赫的京剧样板戏《沙家浜》的前身,此戏1959年由上海市人民沪剧团初排,最初剧名为《碧水红旗》 ,后来曾经数次复排。另一个例子是沪剧《红灯记》 ,根据电影剧本《自有后来人》改编,由爱华沪剧团1963年改编上演, 1964年中国京剧院将此剧改编成京剧《红灯记》 。“我们既要继承传统,又要有所突破。 ”陈甦萍谈到。沪剧《赵一曼》跳出其三十多年革命斗争的历程,集中到她战斗生命的最后阶段,根据沪剧的特点,以写情为主,以丰满的细节刻画,突出她的慈母心肠和爱子柔情。著名戏剧理论家黄在敏认为,对于赵一曼这样重大的题材来说,搬上戏剧舞台之前有不少剧种做过尝试,应该说难度是比较大的,因为要面对的是如何能够在有限的篇幅当中对人物给予充分展现。“在这方面, 《赵一曼》做到了从情来突破。因为沪剧是以唱见长,找到一个相互之间的共鸣和共振,才使得这出戏看起来别具一格。 ”

    跨越难度才能塑精品

  20年前,陈甦萍曾晋京演出过沪剧原创大戏《母亲的情怀》 ,讲述当年一群下岗女工自立自强的故事,她本人更是凭借此戏获得了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主角奖。近几年她又在《文红老师》 《苏娘》和《小巷总理》等剧目中塑造了一系列慈爱可亲、风采个性迥异的母亲和教师形象,有不少新的探索,不仅深受观众喜爱,也得到专家们很高的评价。

  她塑造的母亲和教师形象已成为沪剧舞台一道魅力独具的风景线。但扮演赵一曼这样留过学、进过军校、担任过部队政委,在战场杀出威风,在刑场义薄云天的巾帼英豪,却还是第一次。她用心去体验、去感受、去探索,与编剧、作曲等一起设计出“送别宁儿”“月下思念”“倾诉衷情”“血泪遗书”等一系列唱段,发挥自己富有磁性的“陈八曲”唱功,让赵一曼这一英雄形象矗立在沪剧舞台上。“角色是要用心去感受、用心去体现、用心去探索的。台上的演绎关键在于一个‘情’字,要以物寄情、以形传情、以声唱情。这样质朴细腻、刚柔相济、角色兼具英雄本色和母爱光辉的戏,带着观众进入情节。 ”陈甦萍说道。

  “台上动情,台下也跟着动情,尤其是女人看这个戏会感触更深。 ”著名京梆子表演艺术家刘玉玲说自己几乎是流泪看完的演出。她直言这部戏不仅表达出赵一曼为人妻、为人母的亲情,更展现了她把自己命运与国家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情怀,整部戏十分大气。“ 《赵一曼》注重大写意小写实,不仅以情动人,视觉冲击力也很强。 ” 《中国戏剧年鉴》常务副主编罗松认为,作为一个沪剧作品,突破了沪剧本身比较注重写实的风格,采用一种虚实结合的艺术手法来创造,是沪剧舞台上的创新和突破。而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则坦诚地提出他的看法,“这个剧本的创作过程当中,实际上存在着一丝尴尬的状态,我们可以看出,作者他想在传统的写法当中,杂糅进一些比较有现代感的表现手法,但是,因为编剧的观念,以及他对现代戏剧写作的理解,这个作品在新旧之间有一种矛盾没有解决好,还有一定的改进空间。 ”毛时安还提出,如果能跨越这些难度的话,也许能够贡献出一个闪耀着时代光彩、又非常具有艺术价值,并产生持续感动的艺术精品。

未惜头颅新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在中华民族的抗战史上,总有一些英雄激励我们奋勇前行,也总有一些诗句让人热血沸腾。这一句,出自一位美丽的巾帼,一位年轻的母亲,她就是赵一曼。

在每一个历史时期,中华民族都留下了无数不朽的作品。一切有抱负有追求的文艺工作者都应该追随人民的脚步,让自己的心永远随着人民的心而跳动。

今天是赵一曼英勇就义82年的日子。82年前的今天,这位奇女子、31岁的抗联女战士受尽日寇的各种酷刑后从容就义。在临刑前,她给自己儿子宁儿写下一封遗书,这封遗书今日读来依然催人泪下,让人动容。而赵一曼作为女战士的钢筋铁骨和作为母亲的舐犊之情也成就了一部沪剧,那就是长宁沪剧团创排的《赵一曼》。

习近平

母爱与大爱坚贞不屈的赵一曼

陈甦萍简介:国家一级演员。著名沪剧表演艺术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沪剧代表性传承人、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沪剧代表性传承人。现任长宁沪剧团团长、上海市第十四届、十五届人大代表、上海市先进工作者,曾任长宁区政协常委、长宁区民盟区委委员。

我是一个有英雄情结的人,小的时候看电影《英雄儿女》时,就被剧中人物的英雄气概所打动,自发写了一篇观影感想,被老师要求在全校广播,读给同学们听。长宁沪剧团团长、赵一曼的饰演者陈甦萍是沪剧《赵一曼》的发起人。2015年是赵一曼诞辰110周年,为了纪念这位巾帼英雄,她决定重新创排《赵一曼》,用现代人的审美把这个光辉的形象再度搬上舞台。

陈甦萍于1989年拜著名沪剧表演艺术家石筱英为师,在长期的表演实践中逐渐创造了,甜、糯、柔、醇、润,风格鲜明、独树一帜的沪剧陈派艺术。在近四十年的艺术生涯中,担纲主演的大戏五十余部,成功地塑造了一系列身份、性格和感情迥然不同的女性形象,其中尤以母亲、教师形象更为生动传神。先后荣获上海市青年演员会演红花奖、全国戏曲现代戏交流演出优秀表演奖、上海白玉兰戏曲表演艺术奖主角奖等多种奖项,是一位德艺双馨的沪剧表演艺术家。

在上世纪50年代我们长宁沪剧团的前身努力沪剧团曾经创排过《赵一曼》,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当今年轻人对赵一曼已知之甚少。我曾经问过身边很多年轻一辈的朋友,他们当中很多人都不了解她的故事。陈甦萍认为,赵一曼为抗战胜利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与贡献,这些不应该被世人遗忘,赵一曼的铮铮铁骨、爱国之情和浩然正气也是一种不落伍的正能量,值得被颂扬和铭记。

2007年陈甦萍担任长宁沪剧团团长以来,带领全团员工努力拼搏,积极进取,领衔主演了《废墟上的爱》《梦圆曲》《苏娘》《小巷总理》《赵一曼》等原创剧目,受到了专家和观众的高度赞赏。

为了了解人物,贴近人物,陈甦萍找来许多赵一曼的资料,仔细研读。赵一曼的遭遇和精神深深打动了她,让她常常一边读一边流泪。

日前,由长宁沪剧团新创排的大型沪剧《青山吟》在艺海剧院结束了首轮的两场演出,场场观众爆满,掌声连连,观者无不动容。市、区有关文化部门领导观看后,也对剧团近年来不断挖掘现实题材创作,连续推出讴歌党和祖国,讴歌人民和英雄的主题剧目作出了很高的评价。

陈甦萍请来78岁高龄的国家一级编剧薛允璜担任编剧,然而,当剧本改到第五稿时,主创团队始终觉得缺了些什么。舞台剧一般时2小时左右,要在2小时内把赵一曼的精神演绎好,必须有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为了找到这个切入点,他们赶赴赵一曼的故乡四川宜宾寻求答案。

《青山吟》是长宁沪剧团继《小巷总理》、《赵一曼》后的又一部经典剧作,且由一批青春而富有实力的演员担当主演。团长陈甦萍介绍道:目前沪剧《赵一曼》投入复排,《小巷总理》的更新升级版即将全面展开,我们三管齐下打造属于长宁沪剧团的红色三部曲,以此来迎接今年建党97周年的优秀党员形象三部曲系列演出活动。

在四川宜宾,他们联系上了赵一曼的孙女陈红,和她进行了两个夜晚的彻夜长谈。一张赵一曼母子的合影,一封给儿子的手书,他们之间谈话从这两件物品开始,最终也是这两件物品给了主创团队灵感。

《青山吟》表现了解放战争时期共产党员舍生忘死的动人形象,故事曲折,构思精巧。剧中女主人公沈湘,身为党的地下联络员,在各种尖锐复杂的对敌斗争中,既坚持忠诚党性,又展现慈爱母性,个性鲜明、形象丰满、感人至深。

照片应该是赵一曼离开上海,奔赴东北参加抗日联军前拍摄的。赵一曼是抗日英雄,但她也是一个母亲。她深知革命的不易,知道自己这一去很可能就再也回不来。对于儿子,她心里应该是有不舍的,但为了千万个家庭的团圆,她舍弃了小家。

为将《青山吟》打磨成不输于《赵一曼》和《小巷总理》的又一经典,长宁沪剧团此次派出既青春又富实力的阵容。女主角由剧团新秀张燕雯担当,优秀青年演员朱桢扮演她的女儿沈凌,主舞台统统让给青年演员发挥,老师傅们亦甘当绿叶帮衬左右,国家一级演员李恩来以他擅长的沪剧解派唱腔演绎一个国民党军队团长。陈甦萍则隐身幕后成为24小时贴身辅导,亲身演绎、悉心指导,帮新秀们一个动作、一句唱词地抠戏。

于是,以母爱与大爱为出发点,《赵一曼》聚焦她生命的最后阶段:九一八事变后,赵一曼被党组织派遣到东北,参加抗联对日作战,不幸被捕。面对日寇威胁利诱、毒刑拷打,甚至找来酷似儿子的儿童做诱饵,赵一曼始终坚贞不屈,直至最后牺牲。

一直以来,长宁沪剧团在创作演出反映时代脉搏、传递社会正能量、讴歌不同历史时期的优秀党员和英雄人物的红色剧目方面,有着自己的宝贵传统和鲜明特色。作为国家一级演员、著名沪剧表演艺术家、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沪剧代表性传承人、上海长宁沪剧团团长,陈甦萍将剧团的建设与发展定位于出戏出精品,培养后继人。我们呈现给观众的每一出好戏都经历了四度创作,首先是编剧的创作,其次是导演的创作,再次是演员对人物的塑造,最后是演员与观众的交流、互动。沪剧对于陈甦萍来说,已经不是职业,而是事业,也是一份责任,她反复地表示,剧团虽小,情怀不改。剧团虽小,担当依旧。身为剧种的传承者,身为上海文艺创作队伍的一份子,我们也有自己的责任。

在舞台上的两小时,我就是赵一曼

在饰演赵一曼时,陈甦萍已有了36年的舞台生涯,塑造各类角色和大戏50多台,演出4000多场次。但对于赵一曼这个英雄角色,她依然是认真揣摩,仔细体会。

在四川宜宾赵一曼纪念馆,一样物品深深打动了陈甦萍。那是一双当时抗联战士穿的草鞋,鞋底很薄,鞋帮很浅,仅仅能把脚包裹住,也许能保证脚不被划伤,舒适和温暖一点都谈不上。

东北的冬天很长,图片上的深山老林那么大一片,漫山遍野都是雪。纪念馆的讲解员说,东北的冬天很冷,有人连手指都冻掉了。赵一曼和战士们,就穿着这样的鞋在雪地里走,双脚被冻得麻木了,连自己的脚趾都感觉不到。还有当时战士们住的那个地窝子,一点点高,得爬着进去。真的很艰苦。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赵一曼带领战士们跟敌人周旋,战斗,赢得了红枪白马女政委的美誉。这也让陈甦萍在内心对赵一曼的坚忍不屈更多了一份体会。

于是,在表演中,我们所看到的,不仅是程式化的对英雄人物的表现,比如站姿如松,一手叉腰,一手持枪,又比如果敢的挥手动作。除了这些,陈甦萍更是把人物融入内心,抛开手法,以情见人,在舞台上的两个小时,我就是赵一曼。

在北京演出时,对着审讯自己的日本鬼子大野泰治,赵一曼一个凌厉的眼神,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全场观众拍手叫好。在那一刹那,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对日本鬼子的憎恨,仅仅是为了形体而形体,是达不到这样的效果的。

还有一场,是赵一曼躺在病床上,因为腿伤加上受刑,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但当大野泰治来劝降时,为了不在敌人面前示弱,赵一曼依然强撑病体,起身迎敌,当她抬头与大野泰治对视时,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病人的目光,它有一种坚强不屈的精神在里面。

是一名共产主义战士,同时也是一个母亲,有铁血,也有柔情。赵一曼对祖国对民族的深情、对战友的同志情,以及对自己在儿子两岁时就与之离别的骨肉情,特别能突出沪剧艺术善于抒情的剧种特长。

为了更好的以情动人,陈甦萍曾与作曲者一起反复研究,设计了送别宁儿、月下思念、倾诉衷情、血泪遗书等一系列抒情唱段,充分发挥了自己运腔委婉流畅、韵味醇厚浓郁的唱腔优势,让人闻之动容,荡气回肠。

《赵一曼》八稿之后才正式搬上沪剧舞台,演出之后,又经过了一再打磨。2015年,该剧作为文化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优秀剧目,在全国进行了巡演,收获了良心戏的美誉。这让心心念念把赵一曼重新搬上舞台的陈甦萍颇感欣慰,对于这个人物,我是从内心热爱,这样的评价对我也是最高的褒奖。

沪剧的红剧传统源远流长

作为上海的地方戏,沪剧虽然以旗袍西装戏见长,但其实有着深厚的红剧传统。沪剧《芦荡火种》,即是后来声名显赫的京剧样板戏《沙家浜》的前身,此戏1959年由上海市人民沪剧团初排,最初剧名为《碧水红旗》,后来曾经数次复排。另一个例子是沪剧《红灯记》,根据电影剧本《自有后来人》改编,由爱华沪剧团1963年改编上演,1964年中国京剧院将此剧改编成京剧《红灯记》。

沪剧《赵一曼》早在1952年就由长宁沪剧团的前身当时的努力沪剧团搬上了舞台,由剧团团长、沪剧表演艺术家顾月珍担纲主演。这也是在中国戏曲舞台上呈现的第一个共产党员形象,在戏曲表演历史上开创了表现当代革命英雄的先河。

此次长宁沪剧团重新创排的《赵一曼》是对剧种和剧团这一文脉的传承,更志在新时代,以新的视角和新的艺术表现手段,在沪剧舞台上塑造一个新的赵一曼。

而长宁沪剧团也一直秉持三驾马车齐驱,传统剧目、红色剧目、名著名剧三大体系齐头并进。近些年,在陈甦萍担任团长以来,长宁沪剧团的红色剧目更是开创出一幅新局面:2011年6月,一部描写在解放战争年代舍生忘死、为党奉献的感人故事的《苏娘》,与观众见面;2013年12月,以身边的人、身边的事创排的《小巷总理》登台亮相,一个接地气的、上海基层干部的形象,又一次感动了看戏的人;2015年,一部《赵一曼》让人感受到了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员的浩然正气和不屈精神。今年以来,对这红色三部曲,长宁沪剧团不断进行打磨,在成就经典的同时,也着重实现人才的传帮带。

剧团虽小,情怀不改。剧团虽小,担当依旧。陈甦萍说,红色文化里有我们的初心,有我们的根本,我们创排红色剧目,就是为了让观众了解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不能忘本,在这条路上,未来我们还要继续探索。

编辑:戏曲栏目 本文来源:长宁沪剧在吟唱,长宁沪剧团再也打响群青文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