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葡萄京官网 > 戏曲栏目 > 正文

杨立新新年底五携,冷言冷语间尽是

时间:2019-11-28 12:41来源:戏曲栏目
陈佩斯、杨立新大年初五携《戏台》登陆津门 时间:2016年01月06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初一 本报讯2月12日至14日,由毓钺编剧,陈佩斯导演的喜剧《戏台》将登陆天津大剧院。

陈佩斯、杨立新大年初五携《戏台》登陆津门

时间:2016年01月06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初一

  本报讯 2月12日至14日,由毓钺编剧,陈佩斯导演的喜剧《戏台》将登陆天津大剧院。这部以京剧为题材的年代戏真实还原了上个世纪戏台幕后的辛酸:军阀混战的大争之世,闻名全国的五庆班将携名角儿金啸天在德祥大戏院里进行为期三天的演出。怎奈名角儿临时无法出演,五庆班侯班主和大戏院吴经理使出浑身解数拆东墙补西墙,在洪大帅的枪口下硬是编了一出霸王不别姬、过河见江东父老并东山再起的剧目。

  北京人艺著名演员杨立新和著名编剧毓钺与陈佩斯“三剑合璧”。在舞台空间上,戏中戏的套层结构将神秘的后台变成开放的舞台,惯常所见的舞台又被虚化成幕后。在内容上,白话文与戏曲韵碰撞,京剧、评剧、河北梆子在现代话剧结构中见缝插针。陈佩斯认为,此次带来的新话剧《戏台》是自己创作生涯中“最好的一部”,是一部“可以留下”的作品。

  (初 一)

《戏台》:嬉笑怒骂间尽是“当事人的辛酸”

时间:2016年02月0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悦

图片 1

话剧《戏台》海报

  2月12日至14日,即正月初五至初七,由毓钺编剧、陈佩斯导演的喜剧《戏台》将在天津大剧院与观众见面。这部以京剧为题材的年代戏真实地还原了上个世纪戏台幕后的辛酸:军阀混战,闻名全国的五庆班将携名角儿金啸天在德祥大戏院里进行为期三天的演出。怎奈名角儿临时无法出演,五庆班侯班主和大戏院吴经理使出浑身解数拆东墙补西墙,在洪大帅的枪口下硬是编了一出霸王不别姬、过河见江东父老并东山再起的剧目。由陈佩斯扮演的侯班主一次次被逼入绝境又不得不做出妥协,戏台班子为了活命而委曲求全篡改剧目。这部时代气息浓重的喜剧出乎意料地吸引了在网络文化中浸淫已久的年轻一代。这部戏从去年7月巡演开始,几乎场场爆满,甚至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

  陈佩斯:喜剧是平民的艺术,喜剧是平等的艺术

  那些年,我们守在电视机前盼春晚,那些年,我们不知看了多少次他们的小品还能捧腹大笑。陈佩斯和朱时茂这对金牌喜剧搭档留给我们多部被春晚封印的经典作品,如今,陈佩斯这条喜剧创作之路仍在继续,只是转移了阵地。在全国话剧市场惨淡的20011年, 《托儿》的横空出世对舞台喜剧的推广、普及、舞台剧市场开发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此后陈佩斯的《亲戚朋友好算账》 《阳台》 《阿斗》 《老宅》 《雷人晚餐》 ,到最近的《戏台》都创造了神话般的票房奇迹。

  碰上有观众说:“太喜欢您演的小品了! ”他会这样调侃:“小品? !您这一看就很少进剧场,我做舞台剧都十来年了,您这还小品呢! ”离开春晚至今,陈佩斯推出了一部接一部的舞台喜剧作品。“喜剧是平民的艺术,喜剧是平等的艺术。从清朝开始,人们对喜剧的理念就是‘度人’ ,度人到快乐的境界。所有宗教终极的目的就是度你到快乐的世界,喜剧也是。 ”陈佩斯如是说。

  对于陈佩斯来说, 《戏台》吸引他的不仅仅是这个等了“二三十年”的绝妙剧本,这出讲述“文化人”的严肃戏说,更是他从上世纪90年代创办民营文化机构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真实写照,嬉笑怒骂间尽是“当事人的辛酸” 。陈佩斯曾这样理解喜剧:“有些倒霉事,能把当时的人为难得要死要活,可事情一过,就成了后人的乐子,成了百姓嘴边的笑话。喜剧就是这些糗事攒的,全都是因为这些倒霉事它过去了。 ”

  杨立新:曾在《霸王别姬》中为张国荣配音,这回终于圆了“霸王梦”

  这回演《戏台》 ,杨立新还曝了一个料——情景喜剧《我爱我家》里有一集里讲媛媛追星追张国荣的情节。当时英达是想把张国荣请到剧中让其客串一把的。据说,当时英达就和张国荣商定好了,中间又给他打过电话,他说没有问题,几月几日他会在北京,为此摄制组特意把这一集的拍摄挪到那几天。但是到拍摄的时候联系不上张国荣,最终作罢,因此有了我们后来看到的版本。

  不过,在电影《霸王别姬》里,张国荣和杨立新二位是真真地合作了一把。只不过,杨立新担当的是“声优”的角色。在拍摄《霸王别姬》时“哥哥”的原声只出现了三次。 《霸王别姬》中“程蝶衣”形象的成功有杨立新一份功劳。

  杨立新这样回忆起那次合作:“当初英达正在《霸王别姬》剧组里,他向陈凯歌推荐了我,那个角色是张国荣演的,但他的口音还有些不太适合程蝶衣这个角色。于是让我与张国荣有了这次合作,张国荣的形象配上了我的声音,但也不是完全配音,其中有三段是张国荣自己的声音。当初,朋友看完影片跟我讲都以为是张国荣的原声,但我爱人一听就听出来了是我配的音。 ”张国荣曾这样回忆过《霸王别姬》 :“在我的众多影片里,很少能有一部像《霸王别姬》那样震撼人心的,我不想说它身上有那么多光环,仅仅程蝶衣这个近乎完美的角色,就那么曲折细腻、荡气回肠。 ”在影片上映后,张国荣对杨立新的配音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杨立新的讲述中也流露了他对那段经历的难忘。

  杨立新一直非常喜欢京剧,在给程蝶衣配音中也派上了用场,他反复看了片子,从剧本和张国荣的表演中理解到了这个角色需要发出的声音,用语言帮助张国荣塑造了一个完美的“程蝶衣” 。

  无独有偶,这次喜剧《戏台》中有段戏中戏,杨立新开嗓唱的就是《霸王别姬》里的“霸王” 。(记者 张悦)

图片 2

《戏台》压轴第二届上海国际喜剧节,主创陈佩斯、杨立新聊喜剧“笑果”———

“生动的喜剧舞台,就像老鹰捉小鸡”

由陈佩斯(左)和杨立新主演的《戏台》将作为第二届上海国际喜剧节的压轴大戏亮相舞台。(美琪大戏院供图)

62岁的陈佩斯将在沪表演他的喜剧新作。作为第二届上海国际喜剧节的压轴大戏,喜剧 《戏台》 今起至11日登陆上海美琪大戏院。《戏台》 由陈佩斯担任导演,携手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杨立新、编剧毓鉞共同打造。《戏台》 去年7月首演至今超过百场,平均上座率超98%。

陈佩斯与杨立新日前在沪聊起 《戏台》 创作中的“抢戏”“排戏”小故事,陈佩斯说,自己一开始相中的是“大嗓儿”这个角色,他邀请杨立新给自己的这个戏指点指点。没想到,杨立新二话不说就把这个角色“抢”去了。

到剧场的第一件事是“拍巴掌”

编剧毓鉞花了很多年创作这个本子,陈佩斯看了特别喜欢,像宝贝似地占在怀里。《戏台》 的故事里,有20余名大小人物,群像热闹,个像拆解开来,形形色色,各有光彩。《戏台》 说的是军阀混战时期,闻名全国的五庆班将携大名角儿金啸天亮相德祥大戏院,消息一出轰动京城。五庆班侯班主和戏院吴经理正沉浸在戏票售罄的喜悦之中,却不想一系列意外接踵而至。送包子的伙计“大嗓儿”、前来视察的洪大帅、出逃的六姨太、黑帮刘拐子……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全都阴差阳错地纠葛在一起,德祥大戏院的后台彻底乱了。杨立新饰演的“大嗓儿”,原本是个送包子的伙计,误打误撞卷入了 《霸王别姬》 的角色,陈佩斯饰演的“侯班主”无奈地跟在一出出的乱子后面跑,二人成为 《戏台》 的灵魂人物。嬉笑怒骂间,暖甜苦辣尽尝,演绎了一段亦庄亦谐的传奇。

来到美琪大戏院,陈佩斯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拍巴掌,他说这是为了了解剧场的声场。“我三十多年的喜剧生涯,以及所有人生的积累,都融进这部戏里了。不说别的,让观众欢笑才是真的。”陈佩斯希望能把现场调整到最佳的“喜剧频道”。

说到“大嗓儿”这个角色被杨立新“抢”了,他说:“说真的,很多戏曲方面的东西,我真的不如杨立新懂,什么锣鼓尖、文武场,什么时候该踩着点儿走。杨立新让我就别受那份罪了,省得我在台上演,他在台下抓耳挠腮。”

创作中两人经常起争执,但吵着吵着发现要上台了,杨立新立马切换状态,“噌”的站起,上台“嘣噔仓”的来几个霸王的架势,干净,利落。

很多观众笑着笑着就流下眼泪

《戏台》 已经演出超过百场,很多观众在剧场里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下来,陈佩斯说,《戏台》 的内里其实是一部悲剧,他“从悲剧里偷了一个果子,让观众尝了一尝”。

喜剧是什么? 杨立新形容:“好像一只狼跳进羊圈,又好像在玩老鹰捉小鸡。”喜剧的动线设计很重要,话说得多却不动,就成了相声。为什么现在很多喜剧,观众看了不会发笑?“因为演员的表演不够明确,对动机的掌握模棱两可。”独特的是,《戏台》 的演员阵容里出现了不少京剧演员、评剧演员,甚至还有京剧乐队成员———那些素日里都在场子边上的人,他们上台完全不紧张,很兴奋。

陈佩斯经常忘词。面对主持人的“爆料”,观众哄堂大笑,陈佩斯老实地回答:“这是真的。”“忘词了怎么办?”“就再想,想不了就现编。”“万一跟你对戏的接不上呢?”“那还是认倒霉吧,他接不住是他的了,我也没办法,我也不想的。”玩笑过后,陈佩斯一脸严肃地说:“这不是即兴喜剧,这个戏特别严谨。我忘词都忘在排练里了。”

编辑:戏曲栏目 本文来源:杨立新新年底五携,冷言冷语间尽是

关键词: